/index/upload/picture/2013101135065221.jpg 2 #
/index/upload/picture/2013101135030921.jpg 1 #
行业动态 科技文摘 粮经论坛 人才供求 政策传递 粮油市场 粮油品牌 特色产品 在线发表  
为您服务
 广告策划与发布
 咨询服务
 考试与培训
粮食科技与经济杂志社
邮编:410008
电话:0731-82220487
传真:0731-84497427
投稿邮箱:lskjjj@163.com
工作QQ:306319603
地 址:长沙市芙蓉中路一段2号
在线发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在线发表目录  
试验区第一次成功的改革尝试
浏览: 17472   作者: 高湘春    来源: admin    时间:2014-12-10

     前些时间郴州展开轰轰烈烈的“郴州精神”大讨论,广泛征集最能代表“郴州精神”表述语,经投票遴选,其中得票最多之一有“敢为人先”的内容。这不禁让我想起郴州改革开放“弹性试验区”初期,一段“敢为人先”的往事。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在郴州地区粮食局办公室当主任。那时国家正处于改革开放初期,改革还是新生事物,改革处在“摸着石头过河”阶段,1988年我们郴州地区被确定为全省“改革开放过渡试验区”,即湖南改革开放最前沿“弹性地区”。谁也没有想到“试验区”第一项改革,就把我区粮食部门推到改革的风口浪尖上。时势造就我们成为“敢为人先”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之所以讲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当时我们还真有点敢冒险精神,壮起胆率先在全国实行了“放开食油价格”的改革,谓之“自费改革”,并取得成功。这是我区确定为试验区的第一项成功改革。现在看来这只是一项不起眼的小小的改革,可在当时却还真有点“冒天下大不韪”。它的意义在于:是对上千年的“皇粮国税”铁律、以及解放以后三十年一贯制的铁桶似的“粮食统购统销”捅破一个小口子,为以后全面放开粮食价格改革起到一点“摸着石头”探路的作用。

             粮食部门的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是改革开放初级阶段,是由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过渡的起步阶段。计划与市场两种机制同时并存、交叉运行,同时发挥作用。集中体现在“价格的双轨制”,即国家制定的指令性价格与随行就市的市场价格交叉运行、两种价格严重对立,难免不发生矛盾冲突,”价格大战”就是这一矛盾的总爆发,曾一度引发国内物价全面上涨,通货膨胀。而粮食部门正好处在矛盾焦点上。我区粮食部门更是处在两难尴尬的囧境之中。

    那时粮油购销还是指令性计划占主导地位,省政府对我区实行粮油购销包干,说白了就是自己吃饭自己解决,为了保证军需民食,全区除必须完成合同定购粮收购任务外(指令性任务),还必须收购一定数量的议价粮(指导性任务),才能保证区内粮油供应,以1987年为例:(1)全区非农业人口粮食供应共12332万公斤(成品粮),其中定量口粮11152万公斤、食品业用粮497万公斤、副食酿造业用粮583万公斤、事业用粮63万公斤、饲料用粮23万公斤、其它15万公斤。(2)全区农村供应粮食(成品粮)共4015万公斤,其中因灾等返销粮813万公斤、定销粮2064万公斤(例东江移民粮)、其它1138万公斤。两项粮食供应共计16347万公斤(成品粮)。而全区定购粮收购只有17208万公斤(原粮例稻谷),加上收购议价粮13106万公斤(原粮),共收购原粮约31000万公斤,折算成成品粮只有21700万公斤,粮食基本可以保证全区供应,但扣除必须的储备粮,可供市场议价销售粮食就所剩无几了。我区的食用油购销是入不敷出。也以87年为例,全区收购食油(植物食用油)只有5466百公斤,而全年必须的刚需销售就要32305百公斤,其中居民定量口油22572百公斤、食品用油2042百公斤、事业用油372百公斤、副食用油269百公斤、工业7050百公斤。缺口26839百公斤。必须由国家计划调入弥补,才能保证区内老百姓的基本需求。

    “双轨制”的作用下,我区粮食部门是“老鼠钻风箱——两头受压”,一方面是区内收购合同定购粮、油异常艰难。农民愿意多卖价高的议价粮油,对价低的定购粮油惜售,少数人对完成定购任务能拖则拖,当时行署专员周时昌同志曾诙谐地说:“现在农民的商品意识、比我们都强,价值规律用的比我们都好”。当时我区农村工作“三难”,即收粮、计生、械斗。收粮就是最难工作之一。“保吃饭”是各级党委、政府头等重要大事,完不成定购粮任务,意味着县财政要拿更多的钱买议价粮来保辖区内老百姓吃饭,那时地方财政非常困难,哪有钱来补窟窿。为了完成收粮任务,地委、行署领导分工亲自包县,县乡干部直接进村入户督促交粮。粮食部门更是首当其冲,到了收粮季节,我们地区粮食局除了留下看家的,全部下去包县抓进度,完不成收粮任务不能回来。分配我带队包汝城县的收粮任务,而且一包几年不变,责任重大;另一方面来自广东价格优势的巨大拉力。我区是湖南省的南大门,抬脚就跨进广东,收粮直接面临富裕的广东市场巨大拉力,农民劳累一年生产的粮食,谁不盼着卖个好价钱,于是一些人想方设法把粮食卖到广东去,这样区内粮食收购任务无法保证,将直接影响区内粮食购销平衡。食用油收购就更加困难,本身产量就低,购销无法自保,压力更大。不光是我们,地委、行署及各县也处于两难的尴尬境地,又想要农民增收,又要完成“皇粮国税”,民以食为天,为了区内粮油购销自保,行署不得不采取行政干预:以县为单位在没有完成定购粮收购任务之前,关闭粮食市场,粮油一律不得外运出省,并设边境检查站(卡)进行拦堵。粮食部门同志还要承担管市场配合设卡的任务,工作艰辛,吃力不讨好:责任的压力、领导的批评、广东的拉力、农民的怨气,甚至还要挨打。这是我区粮食工作有别于其它地区的特殊困难,而且难度日益加剧,粮油包干也仅仅是权宜之计,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面对这一严峻形势,地委行署和粮食部门希望早点改革,放开粮油价格,早点结束双轨制的混乱局面。

敢为人先大胆尝试

    1988年初,省委正式批准我区为全省“改革开放试验区”,称之为全省的“弹性地区”。5月15日副省长陈邦柱率领省计委、经委、体改委、财政、粮食、交通、税务、劳动、人事、银行等十九个委办厅局负责人,来我区专门召开现场办公会,研讨落实省委2号文件给郴州办好改革开放试验区的各项优惠政策。其中会上确定给我区粮食部门的优惠政策:省对我区实行粮油购、销、调拨、财务包干,即粮油收购计划以87年确定的任务不变;销售也以87年数量为基数,销量每年递增1.5%,由省给我区调入3600万斤贸易粮,食油2万担;财务递增包干,一定三年。允许我区粮食部门“自求平衡,自费改革”这无疑对我区是个利好消息。

    5月26日时任地委书记胡梦琪,(尽管后来犯了错误),思想较解放,在全区改革开放试验区工作会议上提出了“三敢三不怕”的改革观点:一是敢于从自己的实际出发,没有红头文件、上级指示、领导表态的事情,只要符合自己的实际,有利于发展生产力,我们就敢大胆干。有的同志习惯于顺着想问题,认为中央没有条文规定的,就不能搞。要改变这种思维方式,反过来想问题,正因为中央没有规定禁止,我们就可以试一试。有些事情全局不能搞,不等于局部不能搞;别的地方没有搞,不等于我们郴州不能搞。广东韶关搞得,我们要敢搞。广东韶关还没搞的,我们想到的也要敢于试一试。我们是湖南的试验区,不能什么都等上面文件,也不能完全跟在别人屁股后面学着干。二是敢于冒风险。改革有风险的,想安安稳稳干一番翻天覆地的事业是不现实。我们是试验区就要冒着风险搞试验,敢于迎着风险前进。当然,我们每一个决策、每一个部署、每一个方案都要遵循胆子要大,工作要细的原则。三是敢于借别人的“脑袋”,借别人的资金来发财。郴州经济建设缺资金、缺人才、缺技术,我们就要敢于想方设法引资金、引人才、引技术。三不怕,一是不怕失败,二不怕反复,三不怕吃小亏。

    听了胡书记代表地委作的报告,我感到特提气,有种跃跃欲试冲动。粮食局的同志们坐不住了,特别是时任粮食局长张逢先、副局长刘书贤等,他们干了一辈子粮食工作,深知粮食统购统销以及双轨制的弊端,早有变革的想法,正好与地委改革精神相吻合。回来后积极行动,专门组织学习讨论,统一思想,研讨粮改思路。 “天赐良缘”这时传来广东韶关准备进行放开食油价格改革的信息,我们马上组织对口调研,很快拿出我区食油改革初步设想,上报财委、行署、地委。要在沿袭了上千年的“皇粮国税”铁律上动刀子改革,非同小可,弄不好将引起社会波动、老百姓的恐慌,地委、行署几经研究争论,形成“大胆试”的共识!但在“粮改”力度上存在两种意见。地委主要领导提出改革胆子是否再大些,步子是否再快些,不光食油,粮价是否可以放开;大多数人意见先试行放开油价,稳步推进改革。最后上级把这一难题交给我们粮食局,要我们测算论证拿意见。

    我们按照“自求平衡,自费改革”的原则,根据我区粮食实际以及地方财力情况,日以继夜加班反复论证测算,得出全面放开粮价改革条件不成熟,地方财政无力承担自费改革的成本,宜先放油价,改暗补为明补,稳步推进的意见,借鉴外地放开油价改革思路,拿出自己自费改革的具体方案:即粮食部门把省里平价调入的2万担食油转议价销售所得差价款,加上省里给我们的食油销售加价补贴款等,全部用于放开油价后,补贴给每一个城市居民,(企业职工由企业自补)实现暗补改明补。理论测算可行,(实际上是粮食部门和企业拿钱改革,地方财政基本上没有改革成本)我们很快将意见和具体测算实施方案上报财委、行署、地委,得到上级肯定和支持,要求我们进一步细化,具体操作、组织实施,稳步推进改革。当时全国只有广西、广东韶关和我区三地几乎同时在筹划推进这项改革。

    改革是对原有制度、模式的调整、修正、完善,走前人未曾走过的路,无路无经验,难度大阻力大,且要冒风险。我区油改走过的正是一条充满风险坎坷之路。当时面临的最大的拦路虎就是“价格大战”。从1979年至1985年国家进行价格改革,把农产品价格提高了20%,引发物价连锁上涨,由于长期靠财政补贴遏制消费品物价上升,财政不堪重负,转化成需求拉动型通货膨胀,有资料表明国内消费品价格1985年上升了6%、1986年上升8.8%、1987年上升6%。到了1988年国内通货膨胀率高达18.5%,是年7月物价上升幅度达19.3%。我区内价格大战已经形成。商品价格轮番上涨,特别是那时社会上已风传国家马上要全面放开物价,事实证明确有其事,后受挫刹车,史称“价格闯关”。诱发购物保值心理,掀起抢购风潮。区内抢购风潮持续不断,高、中、低档商品均在抢购之列,严重时甚至积压多年的商品,不管品种、牌号、质量、价格统统抢购,区内社会商品零售总额以数十个点直线上升,已经有不少市民成袋、成箱抢购食盐、火柴、肥皂、洗衣粉等商品;挤兑银行存款;波及粮店市民抢购节余大米、食油,而且抢购之风大有愈演愈烈之势。再则,改革也是利益格局调整,上级有关部门对给郴州试验区的优惠政策执行并不十分积极,甚至有的从中讲客观出点难题作梗。

    我区食油改革面对是充满风险和变数,空前的严峻形势。可以说我们是在最不适宜的时间节点上,选择了最难的选题进行改革,即在实行了上千年的“皇粮国税”以及三十年“统购统销”头上动刀子。地委、行署和地区粮食局压力空前巨大:最担心区内基本失控的物价疯涨基础上再火上浇油,食油放开更加剧区内物价全面上涨,从而引发人们恐慌,局面动荡社会稳定;再则、担心食油放开,老百姓的心理承受能力;其三、担心上级有关部门不支持,甚至行政干预,胎死腹中。实际上有关部门已有所耳闻,已来电了解了。这时改革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地委、行署横下一条心、硬着头皮顶着压力,冒着失败风险,也要推进这项改革试验,回想当年的情景,还真有点“壮士断腕、敢为人先”的气概。采取了坚决、积极、果断、稳步推进的有效措施:内紧外松、只干不说、不汇报、不传达,绝对保密,不到宣布那一天,消息谁也不得外泄。我们地区粮食局是改革的具体策划者和执行者,更是压力山大,生怕我们工作闪失影响改革的成败。在改革准备阶段那一个月中(是年6月)我们一直处在如履薄冰、高度紧张煎熬状态中,方案一遍遍测算、修改完善,工作一遍遍检查落实;粮油的调集 、销售网店的设置布局、器具的准备等工作都在紧张、不动声色悄悄进行着。

   “丑媳妇总要见公婆” 是年6月30日地委行署召开全区电话会议,突然宣布从7月1日放开食油购销价格决定。会上宣读了行署文件《关于放开食油购销价格的通知》。行署财委主任陈宝勇代表地委行署讲话,进行了具体部署,油改的核心是改暗补为明补,明确从7月1日起食油销售全部改议价供应,放开后对职工每人原定量供应标准,包括赡养因素、学生等人员在内,每人每年补贴18元。补贴资金由各级财政和企业负担。(财政补贴资金实际是通过粮食部门平转议来实现)陈宝勇强调“改革政策性强,涉及面广,要求各级政府必须加强领导,做好宣传教育工作,抓紧组织实施;各级粮食部门要普遍张贴公告,密切注视市场动态,对于改革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要及时反映汇报,及时研究解决。”最后行署专员周时昌同志作了不到5分钟的讲话,特别要求“粮食部门一定要认真组织好食油供应工作,现在食油价格放开了,一斤油综合价在2.5元左右,这个水平至少要维持到年终,不要7月1日开始贯彻执行,到8月份就买到3元、4元。群众就会有意见。总之,再困难也要坚持到年底。”“粮食部门要尽可能多调进些食油,合理摆布好库存,保证节余油兑现。(节余油仍按原价)同时要做好大米供应工作,以应付再来一次挤购,防止大米脱销。-----一句话希望大家做好工作,把这一关闯过去!”这次电话会议空前的短暂,用时一个小时左右。不议论不讨论,立即执行。

改革尝试取得成功

     7月1日这天我们地区粮食局的同志几乎全部下到城区所有粮店,现场督促检查,了解掌握群众动态及反映,发现情况出乎意料的好,虽然买油的人比往常多一些,现场有些拥挤,个别粮店有点混乱,群众情绪有些激动,但经过宣传解释,很快平息下来。在放开食油价格最初几个月,老百姓还有一个适应过程,出现过一些小的波动,我们加强了宣传解释工作;特别是我们充足食油货源准备,没有断货,保证了节余油的兑现和正常供应;切实可行改革方案,关键是放开后,粮食部门在一段时间维持2.5元\斤基本油价稳定不变,补贴款基本可以弥补放开后涨价因素,老百姓也可承受稳定了人心;措施到位,服务到位等一系列周密细致工作,赢得了大多数群众理解支持,保证了改革的顺利推进。

    我们策划筹备这项改革时间较广西、韶关稍晚点,但后来居上,三地放开时间几乎在同一天实施,全国第一。我们在地委5月26日召开改革开放试验区工作会议,正式启动我试验区改革工作后,仅用了一个月就成功实施了试验区第一个改革。在当时可是破天荒的大事,特别在全国粮食业界引起不小震动和轰动,前来参观考察的络绎不绝,我是局办主任,一段时间天天迎来送往,第一波次接待是省内各地州市县粮食部门来访人员,第二波次是周边省份有关人员,第三波次是较远省份粮食局的同志,我记得最远的来自内蒙赤峰地区粮食局的领导,他们带领所辖旗、县的粮食局长等有关人员组成数十人的考察团,自带小车和大巴千里迢迢专程考察。我们整天忙碌着陪同考察、介绍情况、参观粮店,安排食宿,有时一天要接待好几批次考察团。国内省内同行现场考察后,大都认为我们的油改符合实际,切实可行,给他们提供了一个改革思路,大可借鉴,以后确实有不少地方借鉴我们的做法实行了这项改革。

    经过一年试行尝试实践考验,证明我们的改革思路是对的,做法可行,粮食市场稳定、人心稳定、社会稳定、而且区内物价没有因油改而发生大的波动,油改获得初步成功。1989年6月陈叔红副专员在全区粮食工作会议上说:“1988年,我区粮食工作在极度紧张情况下,闯过了难关,保证了城乡粮油正常供应。”“食油购销去年已经放开,今年继续放开。”省粮厅领导肯定了我们的改革,要求各地:食油销售,选择时机、逐步放开。卓康宁副省长在全省粮食会议上说:“现在食油形势比粮食还要严峻,----很多同志主张,通过放开食油购销来解决这些问题,从已经放开的地方看确实起到好的作用----已放开了的继续放开,---考虑到今年的治理整顿形势,今年不能全部放开,稳定一年再说。同时积极创造条件,为放开食油购销做好准备。”我们的改革得到上级的认可。

    这就是我们弹性试验区进行的第一项改革尝试,尽管前路艰难坎坷,极度困难,但我们敢为人先,敢闯禁区,大胆的迈出了第一步,最终取得了改革试验成功!

    历史不会忘记------1988年7月1日!

------------

作者简介:高湘春、男,大学、中共党员、1970年入伍,转业后历任郴州地区粮食局科长、办公室主任、局工会主席,地区档案局、市政局副局长,市房产局党组副书记兼副局长,市党研室主任。已退休,现为郴州市委党史联络组成员。

本站声明
  1.本网站为服务粮食、服务“三农”的纯公益性网站,无任何商业目的。因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来邮或来电告知,本站将立即改正;
  2.刊载此文并不代表本网站观点,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以作参考。

 

 
Copyright @ 2013 粮食科技与经济杂志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731-82220487  QQ:306319603  地址:长沙市芙蓉中路一段2号
技术支持:美进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