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粮食科技与经济杂志社官网!
上一张 下一张
快捷导航
  • 热点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粮食文化 >> 正文

    鹧鸪天

    作者:董改正  时间:2019年9月18日 浏览:161 次

        鹧鸪是留鸟,形状如母鸡,常栖于山地灌丛和草丛中。食谷粒、豆粒等植物种子,嗜食蚱蜢、蚂蚁及其他昆虫。3~4月为繁殖季节,雌鸟以干草、落叶和残羽为巢,产卵如梨,黄褐色,孵育其上,人来不走。是时,某只雄鸟高鸣于山岩,周遭雄鸟回应于不同山顶,此起彼伏,响彻山丘,是为鹧鸪天。


      鹧鸪天里,已是春深,花未落,叶渐满,正是青春年纪。穿花拂柳,系马秦楼,便是男子,也如苞蕾初绽,鼎盛怎一个烈火烹油。可不远处,春就老了,花要落了,深山闻鹧鸪了:行不得也哥哥!行不得也哥哥!词牌《鹧鸪天》,多说取自郑嵎诗:“春游鸡鹿塞,家在鹧鸪天。”其实不然。鹧鸪天先是曲名,再为词调,都是沈滞郁抑,因此曲吹离愁,辞赋别恨,一边是鹧鸪挽留,殷勤劝告,一边是渐行渐远,刘郎更在春山外。


      远行,是为了爱情,如小山的《鹧鸪天》:“歌尽桃花扇底风”;还是为了事业,如稼轩的《鹧鸪天》:“壮岁旌旗拥万夫”。可到此时,爱情剩下了“犹恐相逢是梦中”,生前事身后名,都看开了,“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求田问舍,把酒桑麻,正是应了“行不得也哥哥”。


      人生暮春,花事已了,多少事、多少路都已走过,绚丽至极的抒情,渐成朴实平淡的叙事。消磨掉了热情,打磨掉了棱角,静水深流,许多不顺,或付之一笑,因通透而从容;或归之命运,因放弃而解脱。终于听了鹧鸪的话,不远行了,只是在无人处,或是无语苍凉,“频倚阑干不自由”;或是前尘回放,铁马冰河入梦来。


      爱过或是走过,终得安宁的,自然可以一蓑烟雨任平生,这是恬淡的、不是鹧鸪天的沉郁哀伤。而多数人生,必须在路上,百折不回,百折无回,不顾鹧鸪声声,必须远离,必须远行,这才是辛酸,多数平凡人的辛酸。


      看透命运的,或因智慧豁达或因挫折心灰,可以羡慕,不必苛责。执着与执念,也只一字之差,行者心里最清楚。远行是逃离,也是寻找,其间多少孤勇、不甘、坚毅、强韧、隐忍,怀着向善、向好、向上的愿景,离开故园,离开过往,鹧鸪挽留声里,渐行渐远,是这些背影,完成着历史的宏大叙事。


      可是,乡愁永恒,背后斜阳暮,鹧鸪一声声:行不得也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