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粮食科技与经济杂志社官网!
上一张 下一张
快捷导航
  • 热点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粮食文化 >> 正文

    一粒粮食的哭泣

    作者:孤漠一尘  时间:2019年1月30日 浏览:129 次

    父亲一生热爱劳动,一生钟情于一粒粒粮食。

     

    一把锄头或铁锨,支撑着父亲生活中每一个真实的日子。每年的春季,他都会躬身于田野,划开一道道蓄势了一冬的土地,种下一粒粒粮食,让时光的脚步,沉淀出一枚枚岁月青葱的记忆。

     

    粮食破土,梦儿长出来翅膀,那是父亲最为开心的时刻。炎炎烈日下,父亲汗流浃背的身影,将一首经典古诗,演绎得酣畅淋漓,富丽而堂皇……年年岁岁,岁岁年年,父亲都是这样,在土里触摸着每一粒粮食的真实。让粮食在他长满茧花的掌心,穿越过悠悠岁月,延续着世间不息的烟火风尘……

     

    秋季,是粮食成熟收获的时候,父亲会把弃落在田垄里的每一粒粮食,仔仔细细地捡起来,他说看见了心疼啊!一粒粒长在地里的粮食,都会成为飞鸟、田鼠猎食的对象。飞鸟啄破庄稼包裹的外壳,将一粒粒粮食,吞噬进肚子里,丰腴了腹体,养足了气力,煞是精神。父亲望着飞走的鸟儿,气得只摇头……田鼠则不同,不仅偷吃,吃饱了还藏,藏起来备用,贪心十足,是个典型的坐享其成的家伙。父亲最讨厌的就是这类不劳而食的家伙,他寻着田鼠出入的洞口,用铁锨沿着它的洞穴挖……有时候,竟能从它的洞穴里,刨出来一二十斤鲜亮的粮食颗粒。父亲高兴之余又总会气愤异常,觉得田鼠不仅仅是在盗窃他种出的成果,更是对他劳动的一种糟蹋、一种亵渎、一种莫大的羞辱和不恭。他每次在挖粮食时,总是想尽一切办法,挖出田鼠来,以除后患。

     

    在生产队当技术员那几年,父亲给队里看守粮屋。粮仓里存放的粮食,一到晴天,都要被拉到外面接受阳光的曝晒,防止受潮和霉变。这时候,一粒粒粮食,都会如水般从父亲厚实的掌心哗哗滑落,接受着他的爱抚。父亲盯着粮食,两眼直放光,一如看到了自己久违的孩子,虔诚地善待着每一粒粮食。那时家里穷得揭不开锅,他却从没打过一粒粮食的坏主意,公私分明,洁身自爱,饿死也不偷队里的一粒粮。正是用这种忠实和自律,父亲为自己树起了一面旗帜。

     

    然而,不知从何时起,一栋栋钢筋水泥的混合体,以各种借口吞噬着一片片富袤的土地,让与父亲有着血肉之情的一粒粒粮食,变得不再理直气壮,不再豪情万丈,而是躲进廉价的墙角里忍气吞声,开始了一种哭泣。

     

    父亲手捧着粮食,喃喃絮语:粮食不好吗?沧桑的脸上,几多无奈,几多凄苦。

     

    风雨岁月中的相濡以沫,曾经的粮食,早已成为他生命中的一种尊崇和拜膜。他真的不敢想,一旦没有了土地,粮食赖何生长?一旦没有了粮食,人类何以生活?高楼万丈,抵不上一粒粮食充饥时带来的伟大;黄金万两,抵不上一粒粮食拥有的营养价值。世间没有了粮食,万物何从谈起?世人不食用粮食,何谈再绵续烟火?粮食可是一种本,一种生命里正宗本源的根啊!

     

    父亲,分明就是一粒饱经风霜的粮食,一声哭泣,悲戚了曾经过往的岁月,让他一生为粮食操劳的腰板,不再挺得笔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