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粮食科技与经济杂志社官网!
上一张 下一张
快捷导航
  • 热点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粮食文化 >> 正文

    从两张“民国”粮食库券看湖南在抗战中的艰辛

    作者:聂守明  时间:2018年12月24日 浏览:142 次

    2017 年,我有幸从一位票证收藏爱好者手中淘到两张中华民国时期 1941 9 月发行的湖南粮食库券。券面为“民国三十年粮食库券—稻谷壹市石”和“民国三十年粮食库券—稻谷伍市升”各一张,库券和附券的两侧都印有“湖南”二字,券面上印有当时财政部、粮食部关于《民国三十年粮食库券条例》8 条。这是抗战期间有关于粮食库券的一件史料。

     

    抗日战争期间,由于国库空虚、经济困窘,政府为供应军需,调节民食,特发行粮食库券,作为收购粮食支付代价的一种债券。根据《民国三十年粮食库券条例》,粮食库券自发行日起以实物计算,待两年后,即从 1943 年后分五年平均偿还,每年以面额的 1/5 抵交各县田赋应征之实物,至 1947 年全数抵清。库券面额共有“壹市升”“贰市升”“伍市升”“壹市斗”“伍市斗”“壹市石”“伍市石”“拾市石”“壹佰市石”九种,并分为稻谷、小麦两类。此券从 19419 月发行到 1944 年停止。

     

    据《湖南地方志》记载,湖南省应认领粮食库券本息共计 967.47 万市石稻谷,然而粮食库券印运延宕,不能随征实同时发放,一般都在一年以后方能运发到省。1946 年南京国民政府行政院将偿还粮食库券期限由原定 5 年还清延至为 10 年,将原定库券本息以实物偿还和扣抵应交赋额改为大部分以法币折价偿还。由于当时稻谷给价极低,老百姓怨声载道。直至 1949 8 月长沙和平解放时,这批物资才转归人民所有。

     

    湖南是闻名天下的“鱼米之乡”,素有“湖广熟、天下足”之美誉。抗战期间,侵华日军对湖南这块战略要地垂涎三尺,多次对其发动争夺战。资料显示,湖南在抗战期间,特别是与日军会战的几年中粮食产量很低,稻谷年产不足一亿石,即使是在这样的困难时期,湖南民众仍节衣缩食购买库券支援前线将士英勇杀敌。侵华日军犯下的滔天罪行以及英勇的中国军人和人民在 14 年抗战中可歌可泣的事例已载入史册。

     

    1938 11 月初,日军攻陷湖南北部,长沙岌岌可危,国民党采取焦土政策,制定了焚烧长沙的计划,结果全城 90% 的房屋被烧,3 万多人丧生,长沙变成一片废墟,数万人无家可归,这场历史上著名的长沙“文夕大火”,使长沙成为二战中毁坏最严重的城市之一。“厂窖惨案”也是日军侵略者在湖南犯下的滔天罪行之一。1943 5 9 日至 12 日,日军在南县厂窖小镇疯狂屠杀无辜百姓,仅 3 天时间就杀害我同胞3 万多人,平均每天杀 1 万多人。这次灭绝人性的大惨案,成为二战期间法西斯一天杀人最多的案例。

     

    湖南历次对日会战意义重大。湖南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是兵家必争之地。1939 9 -1942 1 月,中国军队与侵华日军在以长沙为中心的第九战区进行了 3 次大规模的激烈攻防战,历史上称“长沙会战”,也称为“长沙保卫战”。1944 5 月底到 9月初,在中国抗日战争的豫湘桂战役中,中国第九战区部队在湖南长沙、衡阳地区对日军进行防御战役,史称“长衡会战”。这 4 次腥风血雨的会战是全国14 年抗战中中日双方出动兵力最多,规模最大,历时最长的大会战:日军出动 66 万人次,中国军队出动100 余万人次。在这几次震惊世界的会战中,前 3 次都以中国军队的大获全胜而结束,日军因此受到中国军队的沉重打击。值得一提的是,作为这次会战中第九战区司令部战时所在地长沙的岳麓山,也因战争而受到重创。

     

    “常德会战”发生在 1943 11 月至 12 月。常德是湘北重镇,川贵的门户,日军想要争夺洞庭湖粮仓,达到“以战养战”和巩固中国占领区的目的,因而对常德发动猛烈攻势。此次会战是全国抗日战争时期大规模的会战之一,其胜利堪称抗战以来最有意义的胜利之一,在整个抗日战争乃至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都具有一定地位。

     

    湖南是日本侵略者彻底失败的见证地之一。1945815日,日本天皇发布无条件投降昭书后,1945 8 21 日下午 4 时,日本洽降代表侵华日军副总参谋长今井武夫等 8 人,在芷江城外的七里桥,与中方代表陆军总参谋长肖毅肃等洽谈日方投降事宜。这标志着日军在中国的侵略战争的彻底失败,也标志着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彻底胜利。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们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七十三周年之际,一方面要警惕日本军国主义的死灰复燃,另一方面,也想向全世界传达中国人民热爱和平,保卫世界和平的坚强意志和强大力量。

     

    作者系湖南省粮食局退休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