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粮食科技与经济杂志社官网!
上一张 下一张
快捷导航
  • 热点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粮食文化 >> 正文

    洋芋花儿开

    作者:陈中杰  时间:2018年12月5日 浏览:359 次

    洋芋是武山人对马铃薯的爱称。在武山,你问马铃薯,知道的人没几个,你问洋芋,大人小孩个个如数家珍!

     

    洋芋,生物学名马铃薯,茄科多年生草本植物,块茎可供食用,是全球第四大粮食作物,仅次于小麦、稻谷和玉米。洋芋的块茎既是粮食又是蔬菜,更是一种良药,它可以和中养胃、健脾利湿、宽肠通便、美容养颜。医学家认为,每天吃一个洋芋,能大大降低中风的危险。

     

    洋芋的老家在南美洲安第斯山区,人工栽培的历史最早可追溯到大约公元前 8000 - 公元前5000 年的秘鲁南部地区。如今世界上的 160 多个国家中,就有 130 个国家种植洋芋。洋芋从明末与玉米、番薯结伴来到中国,在乾隆时期才普遍种植,现在我国洋芋种植面积居世界第二位。

     

    洋芋开花的时节,一大片绿得发亮的秧秆上,大片花儿恣意绚丽地盛开着。靓白的、淡紫的、粉红的花朵层层叠叠地绽放,缕缕香气在晨风中轻轻掠过,带给蜂蝶甜蜜,送给农民希望,编制出夏季一道亮丽的风景。

     

    榆盘的水土特别适合洋芋的生长,榆盘的洋芋自然在武山乃至陇原大地声名显赫。每年洋芋销售旺季,武山川道地区各个村庄经常有各地的贩子冒充榆盘人销售榆盘洋芋。作为榆盘人,我有义务为已经注册的本土特产维护声誉。

     

    榆盘人洋芋种得好,吃得也精彩。从最简单的野外地锅烧洋芋,到农家灶台的水煮洋芋;从炒洋芋丝、炒洋芋片、烧洋芋丁、油煎洋芋、洋芋擦擦、洋芋馍馍,到相对复杂的手擀洋芋粉条、洋芋粉团,再到洋芋炖豆腐、大盘鸡炖洋芋疙瘩,榆盘人总能在平凡的生活中吃出别样的味道。

     

    记忆中最美的洋芋味道还是野外地锅烧洋芋。小时候七八月去田野放牧牛羊,几户、十几户人家的牛、羊、马、骡子、公母毛驴搅和在一起,它们吃草也罢,打闹也行,谈情说爱更无人理会。一群孩子在孩子王的指挥下,去地埂上撬干土块的、满世界找干柴的、到附近的洋芋田“偷”洋芋的,忙得不亦乐乎。孩子王总会用铁锹在地上挖个坑,用干土块一块一块小心翼翼地垒成圆锥形的地锅,拿干柴把地锅内侧的土块烧红了,再把洋芋一个个地摆到火星上,用棍子打碎土块焖上半个多小时。等不到洋芋熟透,也没人再尊重孩子王,小伙伴们争先恐后地从地锅发烫的火星中抢几颗洋芋,边吹边狼吞虎咽,好多孩子常常被洋芋烫得眼泪横流却乐此不疲。吃完洋芋后将双手在衣服上擦一擦,再用黑黑的脏手抹抹嘴,唱着山歌去看自家的牛羊。有时候大家烧洋芋太过专注,成群的牛羊集中到一户人家的农田里,把人家的庄稼糟蹋得东倒西歪,被主人暴跳如雷地从另一个山头边骂边追赶过来,这时候,大伙也顾不上即将到口的美味,只能四散逃窜了。

     

    还有一道好吃的洋芋佳肴就是洋芋搅团。把刚煮熟的洋芋趁热剥了皮,放到石头凿成的砸窝里,用石头做的砸槌反复砸烂成泥,用大勺子挖到用葱炝熟的酸菜酱水里,拿筷子夹成小块,调上油盐和干辣椒面,一碗勾人魂魄的洋芋搅团就做好了。夹一块搅团放到嘴里,不等你用牙齿去咀嚼,它自己就滑溜溜地跑到胃里去了!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作为榆盘人,年年岁岁种洋芋,岁岁年年吃洋芋,再轻轻地哼一曲《榆盘洋芋花儿开》,神仙的生活也不过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