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粮食科技与经济杂志社官网!
上一张 下一张
快捷导航
  • 热点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粮食文化 >> 正文

    老谷仓

    作者:虚怀若谷  时间:2018年10月24日 浏览:529 次
      说到老家谷仓的旧真的是名副其实,谷仓上面清晰地写着打造的日期“81 年制”。1981 年距今三十多年,一件物品能在家使用三十多年也是稀罕之物,何况是近十年没有使用,并在家占据较大空间还保存下来,可见父母对它的珍惜!


      现在的农户家中都很难见到谷仓了,三十多年前那种温饱情况下做出来的作品,现在看起来有点丑陋简便,几根木方子构筑的架子,长 2 米多、宽 1米、高 2 米左右,中间是用芦苇秆编成挡板,面上糊着水泥,这在当时是最简单的谷仓,同时也是最实用的谷仓,可装几吨的稻谷,装上一家人一年吃不完的稻谷。


      为打造谷仓,父亲下了很大的决心,当初家里从温饱线上挣扎过来,中央实施生产责任制,包产到户,交了国家的就是自己的,种田人焕发了前所未有的热情。那一年,我们家交了早稻粮还存余好多的稻谷,光早稻存粮就可供一家人一年吃的粮食,种田人惜谷如金,尽管家里前些年一年还要喝几个月的稀饭,没有什么实力添置什么家具,但父亲还是决定打个谷仓。先请木工师傅做好架子,为省木工工钱父亲做了后续工程,根据架子的大小,用芦苇编成一块块嵌入架子中,然后糊上水泥,谷仓看似粗糙,但很实用,隔潮,防老鼠,一年的稻谷就存放在谷仓里,家里人很踏实,保一年全家人的粮食。


      说起谷仓的陈旧,我想起了打造谷仓前家里存放稻谷的心酸,那时是生产队集体所有制,按工分分配,我家只有父母是劳力,其他都是不能拿工分只能吃闲饭的老和少。每次队里分谷,我们八口人只比劳力多的五口多一点点,五口之家吃的粮食在那个年代都很紧张,何况八个人吃呢?从小就感受到了家里吃米的紧张。那个时候因为粮食不多,还是生产队偶尔分一次谷,量不是很大,只有几箩筐,所以家里没有装谷的仓。偶尔稍分多一点,父亲就用土砖围着墙成一个四方的围子,将粮食放在围子里,谷吃得不多了,又把砖拆掉一些,当粮食吃完了砖就拆完了,拥挤的茅草屋里多出了一小块空间。那样的土砖仓印象很深刻,因为土砖仓是家里的一部分,也是一家生存的寄托,当它慢慢缩身的时候,家里就慢慢地滋生出隐忧,下段日子的粮食那里来?每至春节后家里出现粮食紧张,父亲就与亲戚与朋友借一点,家里就要吃青菜煮稀饭一段时间,如果家里来一次客就勉强吃上一顿白米饭,感觉白米饭又香又甜,比现在吃山珍海味还来劲。

      

      现在吃饭不是问题了,但我对大米的敬畏和珍惜一直没有变,吃多少就盛多少,碗里的米饭总要吃得不剩一粒。家里的米饭总没有浪费的,一餐吃不完吃第二餐,直到扫荡一干二净。

      

      父母不再担心吃饭的问题了,他们年老了已告别了种粮食的农活,买米也很方便,有人送上门来,谷仓多年前已完成了它的使命,并在家里的堂屋占据较大的空间,前年侄儿说要废掉谷仓,说是过年来客不方便,但父母还是坚持让它成为家里的摆设,可见对谷仓的一份情结。

       

      谷仓陪我们一家三十多年,它履行执着的使命,它浸润着父母和全家的汗水与辛劳,承载一家人的生存希望,也随一家人感受时代的变迁。现在它慢慢淡出了一家人的视线,也少了家人的关注,但不会淡出家里人的记忆和相伴的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