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粮食科技与经济杂志社官网!
上一张 下一张
快捷导航
  • 热点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粮食文化 >> 正文

    草色遥看, 不稂不莠

    作者:王永圣  时间:2018年10月24日 浏览:488 次
      稂和莠都是野草。在农村长大的孩子,尤其是像我们这个年龄有过稼穑经历的人,对它们都很熟悉。稂,就是狼尾草;莠,即谷莠子,也叫狗尾巴草。二者长相差不多,狼尾草比狗尾草要高大一些,像谷子一样秀出一个狗尾巴样的穗子。故乡属丘陵地区,难得见到狼,所以稂和莠都叫狗尾巴草,亦称莠子草。


      稂和莠都是对农业生产为害甚烈的杂草。初生时细细小小一两片嫩叶钻出地皮,密密麻麻,如哈蟆皮一般,只需一场微雨,便蓬勃成燎原之势。它们与禾苗伴生,争夺阳光和水分、养分,如果任其生长,会严重影响收成甚至导致颗粒无收。因此,自从有了农业生产,就有了与杂草的斗争。


      上古之人刀耕火种,将杂草一把火烧掉,翻土播种,可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一场雨过后,杂草又随作物一同长出,并且难以辨认,清除困难,但是再难也要清除。最早是靠双手一棵棵拔除,商代《卜辞》中就有耨草的记载。后来有了农具,进行中耕除草。《诗经·小雅·甫田》记载: “今适南亩,或耘或耔,黍稷薿薿。”耘,即中耕除草。耔,指培土。意思是经过中耕、除草和培土,黍稷生长茂盛。


      即使有了农具,如果不下苦力,地也是很容易荒芜的。《国风》里就有“维莠骄骄”“维莠桀桀”的描写,说田地荒芜,只有野草长势很旺。没有锄过地的人可能不会真正明白“锄禾日当午”的意思,为啥不待早晚凉快的时候再锄?道理很简单,中午太阳毒辣的时候锄出来的杂草,很快就晒死了。早晚锄出来的草,如果不捡出来扔到地外,是不能置其于死地的,那些根部还沾有泥土的草只需一夜露水,便足以萌生复活。勤快的老农,越是太阳火辣,越是起劲地锄地。


      《诗经·小雅·大田》详细记载了西周时期农业生产情况。农人选择良种、修缮农具、犁田播种、除草去虫,辛勤劳作,赶上风调雨顺,喜获丰收,上下喜悦,老少欢欣。其中有句:“既坚既好,不稂不莠。去其螟螣,及其蟊贼,无害我田稚。”是说谷粒皮壳长得坚实完好,没有稂草莠草。除去各样虫害,不让它祸害我的庄稼。

     

       “不稂不莠”本意是指精耕细作,地里没有杂草,是农业生产追求的理想状态。可是,随着时代变迁,这句话演变成了形容土地荒芜,不用说庄稼,连生命力旺盛的稂莠等杂草都长不出,意指耕者没出息,再后用来比喻人不成材。


        比如, 《红楼梦》第八十四回:贾母想给宝玉说亲,与贾政商量,贾政道: “老太太吩咐的很是。但只一件,姑娘也要好,第一要他自己学好才好,不然不稂不莠的,反倒耽误了人家的女孩儿,岂不可惜。”

     

       因为莠草很像谷子,混在禾苗中不好辨别。清代李宝嘉在《官场现形记》中说: “且说彼时捐例大开,各省侯补人员十分拥挤,其中鱼龙混杂,良莠不齐。”由此产生了一个我们很熟悉的成语——“良莠不齐”,比喻好人坏人混杂在一起。

     

       看起来,稂和莠一无是处。事实上万物皆有其用。小时候,从地里拔出来的莠子草,鲜嫩的用来喂牲口,老些的晒干了做柴草,现在还广泛用于编织或造纸。

      

      狗尾草还具有药用价值,能清肺止咳,凉血明目。用于治疗肺热咳嗽咯血,目赤肿痛,痈肿疮毒。《本草纲目》中说: “莠草,穗形象狗尾 , 故俗名狗尾。其茎治目痛,故方士称为光明草,阿罗汉草。”《分类草药性》载有治远年眼目不明的偏方,狗尾草研末,蒸羊肝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