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粮食科技与经济杂志社官网!
上一张 下一张
快捷导航
  • 热点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粮食文化 >> 正文

    热爱一粒粮食

    来源:旅客草堂微信公众平台 作者:刘迎利  时间:2018年10月24日 浏览:117 次
      童稚的记忆,就是要热爱一粒粮食的记忆,灵魂里都住进一粒粮食的珍贵。


      我热爱一粒粮食,胜过一块布料,即使布料色彩美妙,图案精湛。但我深深懂得,没有一粒粮食的果腹,生命就不能活着,没有一件衣服的漂亮,生命照活不误。一件粗布衣也可遮羞取暖,何必计较它的质地呢。


      我在母亲肚子里的时候,母亲咽小米高粱粥,母亲给了我筋骨和血肉。没有粮食便没有母亲,没有母亲便没有我。粮食是母亲的天和地,也是我的天和地。我热爱粮食,从我生命的第一个细胞开始。


      爷爷在土地上耕耘,父亲在土地上耕耘,爷爷的爷爷的爷爷,都在土地上耕耘。土地给了他们粮食,粮食给了他们传宗接代的精髓。所以,爷爷说,粮食是命根子,父亲说,粮食是命根子,在他们眼里,粮食是命根子、是金子、是银子。粮食就是他们的生命。他们热爱一粒粮食。一粒粒粮食滋养了一代又一代,一代又一代传承着热爱一粒粮食的思想。


      粮食可以救命。饥饿时期的二升谷子,爷爷从饥饿者手里换回一个大木柜,爷爷也没有更多粮食了。仅仅二升谷子就能有如此的价值,可见粮食的无比珍贵。爷爷说这些远去的故事时,让我们感到不可思议,但确实千真万确。这个精致的刻着花纹的木柜,后来分家时,爷爷分给了父亲,父亲给它涮了红漆,让它更漂亮好看。现在,每当我们望着红漆木柜时,便会想起二升救命的谷子,对于那家人是多么的重要。听了爷爷谷子救命的故事,我们更珍惜一粒粮食。


      奶奶说,把碗舔净,不能糟塌一粒粮食。外婆也说,把碗舔净,不能糟蹋一粒粮食。母亲也说,把碗舔净,不能糟塌一粒粮食。弟弟们总是舔不净碗,于是,母亲强调,舔不净碗,长大娶个疤媳妇,于是,弟弟们把碗舔得干干净净。我知道,母亲在哄他们把碗舔干净,至于娶疤媳妇的事,到底和碗舔得净与不净有多大关系,那时的我实在不明白。有时奶奶、外婆、母亲让我们姐妹仨也把碗舔干净,不然,长大嫁个疤女婿。不记得大姐、二姐的碗舔净没有,只要她们一说疤女婿的事,我赶紧把碗舔干净,我不想嫁个疤女婿。这都感谢于一粒粮食的教诲。

      

      童稚的记忆,就是要热爱一粒粮食的记忆。不光我们姐弟几个这样,大伯家的四个孩子,胖妞家兄妹仨,所有村子里的孩子,庄稼人的孩子都这样。我们的灵魂里都住进一粒粮食的珍贵。


      六月里,收麦的时候,掉在土地上的一个麦穗、一粒麦子都要从土地上拾起来,颗粒归仓。秋日里,埋在土里的一个洋芋蛋、一个红薯,也要搜寻出来。秋收忙完了,所有的男女老少深翻洋芋红薯地,哪怕一个拇指大的红薯也不能丢弃。只要是一口吃食,都要送进嘴里。热爱一粒粮食,是土里刨食者的思想命脉。

      

      我们在这样热爱一粒粮食,不能糟塌一粒粮食的日子里长大。尽管八十年代后,大囤小囤装满粮食,但母亲还是爱惜一粒粮食。打场上的一粒糜子、一粒高粱、一粒谷子、一颗豆子,母亲总要一一拣起来,有时拿扫帚扫起来,筛去里面的尘土,便是鸡们的好饭食。

      

      现在,父亲母亲已古稀有几,还在土地上耕种收获着一粒粒粮食。他们把收割的金黄谷子,饱满黄豆,千里路上给我送来,我感激父母的深情厚爱,感激一粒粮食的深刻含义。

      

      我总是教育儿子们,让他们也牢记热爱一粒粮食的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