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粮食科技与经济杂志社官网!
上一张 下一张
快捷导航
  • 热点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粮经论坛 >> 正文

    从农民惜售看粮价提高之必要

    来源:(德州职业技术学院,山东 德州 253034) 作者:李 强  时间:2013年11月6日 浏览:2635 次

          今年,山东省小麦又是一个丰收年。可农民却有粮不卖,是何缘故呢?临清是山东省粮食生产先进县,今年小麦又喜获丰收。但在夏粮集中上市之际,临清各收购点门前却有点冷清。魏湾镇东赵村的吴朝亮,种了80亩小麦。在他家两间西厢房内,堆放着新收的小麦,他暂时不打算卖。其实,吴朝亮不是不想卖,而是对小麦的价格不满意。夏粮价格监测显示,临清自6月15日开始夏粮收购,新粮开秤价格为1.00元/斤,后来涨了二三分钱,全部为国标二等以上小麦,已连续15天低于《2012年小麦最低收购价执行方案》中二等小麦1.04元/斤的规定。吴朝亮说:“现在家里也不急用钱,等再存放一段时间,卖个高价,也不枉费一年的辛苦。”

          吴朝亮对种粮成本增幅高于粮价涨幅,粮价上涨速度赶不上农资上涨速度感受颇深:“耕地、播种、收割实行机械化操作150元/亩;种子30元/亩;底肥加追肥200元/亩;农药及除草剂40元/亩;浇水3次50元/亩;这一亩地大约就需要投入470元。如果每亩地产小麦800斤,按1.03元/斤,毛收入824元,扣除成本(不计人工费),每亩地纯收入354元。而临清所在的聊城市2012年全市农村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每人每年是1800元,也就是说种一亩小麦所赚的钱仅能保障一个人两个月的最低生活需要。

           粮价过低造成了一系列问题。一是政府抓粮没有积极性。由于粮价过低,种粮收益不高,产粮大县成了财政穷县。山东省齐河县地处黄河岸畔,有耕地125万亩,常年粮食种植面积约220万亩,是国家大型商品粮基地县。2010年,全县玉米、小麦总产25亿斤,以山东省粮食生产综合排名第一的成绩,蝉联“全国粮食先进县标兵”。但齐河县一年粮食产值不会超过30亿元,仅相当于几个中小企业。该县分管农业的副县长说:“粮食生产是花钱的事儿,不是挣钱的事。”该县之所以能高产,全靠行政手段。齐河县成立了由县委书记挂帅的“高产创建工作推进委员会”,制定了《整建制粮食高产创建实施方案》,对高产创建的任务目标、工作措施和工作责任作出了明确规定;设立了万亩县长指挥田和千亩乡镇长指挥田,县、乡、村层层签订高产创建责任书,落实责任制。县里还把高产创建纳入全县科学发展综合考评体系,制定了整建制粮食高产创建考核办法,加大了对各乡镇高产创建工作的督导力度,实行月调度、月通报、半年初评、年度总评,环环相扣,全面推进。尽管县里财政吃紧,但为了保住“全国粮食先进县标兵”的荣誉称号,县财政还是咬咬牙拿出500万元专项资金,对高产创建组织有力、成效显著的乡镇进行表彰奖励,对工作不力、落实不到位的进行通报批评。全国情况大致如此。“粮食大省、工业小省、财政穷省”是粮食主产区经济社会发展的真实写照。2008年13个粮食主产省份的粮食产量占全国粮食产量的75.50%,GDP总量只占全国的60.63%,财政收入仅占全国的46.57%,工业化水平比全国平均水平低17.22个百分点。可以说,粮食主产区以损失自己的经济利益为代价,支撑着国家工业化的发展和城市的繁荣。当看着原来不如自己的县市,纷纷通过招商引资开工一个个产业园、投入一个个大项目,财政收入节节攀升,远远把自己甩在后面,“种粮的不如吃粮的”,产粮大县怎能不“纠结”?长此以往,这些产粮大县抓粮食生产还有积极性吗?二是农民种粮没有积极性。据了解,不少农民之所以种粮,只是为了不花钱买口粮。在农民看来,花钱买粮食吃是个丢人的事。目前,农村种粮者年龄偏大,大多是留守农村的老人和妇女,从事农业的劳动力素质呈结构性下降趋势,在产量大县更是越来越明显。农民外出打工每月少说也能挣2000多元,一年下来就是20000多元,抵得上种50多亩小麦的一年的纯收入。农民种粮的积极性来自于种粮的比较效益,当种粮比较效益下降时,农民就会弃农打工或经商。农业比较效益是指在市场经济体制条件下,农业与其它经济活动在投入产出、成本收益之间的相互比较,是体现农业生产利润率的相对高低,衡量农业生产效益的重要标准。根据发达国家的发展经验,提高农业比较效益是实现农业现代化和产业化的一个根本支撑点,低效率产业的长期存在将会极大地拖累整个产业市场竞争力的“后腿”。因此,提高农业比较效益,对于增加农民收入,加快城乡统筹推进,保持经济社会健康可持续发展意义重大。没有农村的富裕,难有国家的富强。使占中国人口半数以上的农业人口富裕起来,中国经济才能腾飞。而农业的基础是粮食,粮食价格长期低迷,农民啥时能够富裕起来?农民都外出打工了,谁来种地呢?三是食者节约没有积极性。目前我国每年粮食损失浪费相当严重,其较大的环节主要有三个,一是农户储粮,二是物流运输,三是餐饮消费,而餐饮消费环节的浪费又是最大的浪费。据测算,农户储粮环节由于农户家庭储粮设施简陋、缺乏技术指导,每年因为虫霉鼠雀危害造成的损失很大,全国平均损失在8%左右。粮食物流运输环节的损失浪费,主要是在装卸搬倒、运输当中的抛洒以及包装物的遗留造成的,据测算多次搬倒转运的包装粮运输损失率高达5%以上。餐饮消费环节的浪费主要是在餐馆饭店和单位食堂,平均起来也有7-8%。这三个环节的损失综合计算加起来约合全年粮食产量的20%左右,如果按全国每年粮食产量10000亿斤计算,每年大约损失2000亿斤。粮食生产离不开土地和水,而土地和水又都是稀缺资源。若按目前平均亩产600斤计算,每年损失浪费的粮食就相当于3.3亿亩耕地的产量。如果每年节约2000亿斤粮食,就等于节约了3.3亿亩土地,相当于节约了我国耕地面积的18%。试想,如果粮食价格提高一倍,每斤粮食两块多钱,人们还会这样糟蹋粮食吗?

          综上所述,大幅度提高我国粮食价格,不但有利于提高政府抓粮、农民种粮的积极性,而且有利于节约用粮,最终有利于国家粮食安全。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农业专家、全国政协委员袁隆平,今年“两会”期间极力呼吁要大幅度提高粮食收购价格,其用意也是如此。

    参 考 文 献

    [1]王兆峰,王会,陈春生,等.农民惜售,夏粮收购遇冷[N].大众日报,2012-7-15(3)

    [2]孔祥武.粮食丰收的喜悦背后[N].人民日报,2012-7-26(4)

    收稿日期:2012-8-20

    作者简介:李强,男,德州职业技术学院教授,研究方向为粮食经济。